成语词典

“人欲横流”的扩展资料

导读

本文介绍成语“人欲横流”的扩展资料,主要内容包括:为什么恬淡少欲是安身之本?、是什么造就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人欲横流。、人欲横流是什么意思和近义词、为什么恬淡少欲是安身之本?、在这人欲横流的社会 再纯的女人也没人相信了、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是啥意思?、这句名言是谁说的?、人欲横流是什么意思?等

为什么恬淡少欲是安身之本?

人生于天地之间,断不了自然天性,“食色性也”,饮食和男女性爱就是人的一种天性,或者说一种本能。
饮食男女既然是人之自然天性,过分压抑、甚至消除它会违背人的本性,不可取。但同时又要看到,这两件东西又恰恰似悬在人们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稍有不慎,会带来杀身之祸灭顶之灾。我们不绝对地反对人们正常的吃饭、性爱,而是主张严肃人生,必须忍奢节欲,提醒人们对饮食男女不要过分贪求。精神修养要做到理性的、自觉的恬淡无欲,必须对个人心境中的嗜欲形态有清醒认识——做到“处静”与“守性”的统一。
保持寂静、平定的心理环境,不劳累精神,是庄子精神修养的主要内容和方法,要“处静”即“恬淡无欲”,还必须“守性”。庄子认为,“性者,生之质也。”(《庚桑楚》)如同马之蹄可践霜雪,毛可御风寒,吃草饮水,翘足而奔是“马之真性”,水不杂则清是水之性一样,人的生理本然就是人之性。人的这种本性如果受到损伤,人的生理和心理健康就要被破坏,甚至要丧失。可见,“处静”是在心理上保持宁静,不为外界劳神,还必须依靠“守性”来维护生理之本然,避免疲损,而“扶席之上、饮食之间”就是守性的重要内容,这两条都把不住,势必损伤本性,伤及形体,危及健康,最后势必劳累精神,破坏宁静的心理,也就做不到“恬淡无欲”,无法实现精神的绝对自由,所谓精神修养也就无从谈起了。庄子主张对个人心境中的嗜欲形态保持清醒的认识,坚持做到“处静”与“守性”相结合、相统一,可以说既道出了人们精神修养的必由之路,又切中了一个人无论是安身立命,还是为政治国必须警戒的要害。我们就以“色欲”为例,从历史上略举几则正反事例。
中国历史上有很多为政者往往骑着欲念的“野马”跨越欲望的栅栏,甚至深陷欲望泥淖而不能自拔。总体而言,中国历代为政者的乱欲集中在贪色和贪财两个方面。“乱欲”如同蛆虫侵腐着为政者和国家的健康肌体,如同粪臭污染着为政者的心灵以及国家环境,它是中国数千年政治的大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历史上失败的为政者多是因为贪财好色、荒淫糜烂。
中国的“淫史”应该从纣王写起,色欲狂商纣王,在“淫乱集团”中,可以称为最早的大头目了。商纣王认为天下所有的东西、人都是自己的。面对天下这么多东西、美女,纣王真有点应接不暇。他喜欢喝酒,与众臣美女日夜醉饮,竟然筑起酒池,可谓荒糜至极。他大肆搜刮人民的钱财,将大下奇异珍宝俱归己所有,并大建宫苑,将奇禽异兽放人其中,尽情享受。纣王还喜欢淫乐,让师涓创作淫荡迷魂的歌曲和舞蹈。更无耻的是,纣王让裸体男女在挂满肉条的园林中追逐嬉乐,彻夜如此。结果招惹了臣民的不满和反抗,最终因荒淫过度而亡国亡身,也因此而留下千古恶名。在他之后,荒淫无度的帝王,不计其数。西周最后一个君主周幽王宠幸不爱笑的褒姒,他使出全身解数,褒姒还是不笑。当时,幽王与各诸侯有言在先,倘使有贼寇入侵,便燃烽火为号,到时诸侯来兵救援。为得爱宠一笑,幽王竟无敌情而燃烽火,诸侯来到城下,见没有敌情,而是幽王戏耍他们,都十分气愤。而褒姒看到诸侯们像小孩似的被骗上当,破颜为笑。后来,真有了敌情,幽王再燃烽火,诸侯仍以之为戏,都没有发兵。结果幽王被抓住,并被杀死在骊山之下,褒姒也被敌军俘去。周幽王为一女子竟以军情、社稷开玩笑,这真是“一笑倾国身亡”啊!
西汉时更始帝刘玄是个酒鬼,昼夜与美女在后宫饮宴。大臣有事要上奏他却醉得如烂泥不能召见,有时实在没有办法就让侍中代坐帷账之后与大臣说话。刘玄还宠爱赵萌之女,一切事都交给赵萌处理,而赵萌则擅柄。如果谁说赵萌坏话,刘玄便拔剑刺杀他。刘玄还有个姓韩的夫人也是个酒鬼,如果她侍奉刘玄饮酒,谁有事奏请,她就大怒,说:“皇帝正与我饮酒,偏在这个时候拿着文书来喊叫!”往往将书案打碎,可见,刘玄因酒色误政到什么程度!后来,刘玄成了赤眉军的俘虏,被杀死了。
这些都是帝王荒淫无度而误政乱国的史实。其实从养生的观念看,荒淫无度会大伤元气,所以皇帝早夭是很有道理的。在中国,哪个皇帝不是三宫六院,如果要一丝不苟地认真对付起来,任谁也受不了。所以你不早死谁早死?春秋时,晋平公患病,向秦国求医。秦国派名医医缓去诊视。医缓诊察了晋平公的病情后,告诉他:“你的病不能治愈了,这是因为接近女人而造成的。”晋平公问他:“难道女人不能接近吗?”医缓告诉他:“要节制。任何事物都不能过度,一过度就会出现灾害。”这话与庄子的意思是一致的。
中国历史上充斥着无数人欲横流的为政者,也涌现出不少超脱淫欲、贪婪的为政者。否则,数千年的中国历史延续至今那是不可想像的。这些超脱世俗色淫的为政者既为国为民创建了举世瞩目的伟业,又留下千古美誉,同时还向世俗昭明:贪欲色欲是可以节制,甚至可以超脱的。
诸葛亮以丑女为妻。诸葛亮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作为自己为政的座右铭,因之其政绩十分突出。他生活也极为清朴,为了不因女色误政,他远女色,甘愿娶德才兼备的丑女为妻,在中国历史上传为美谈
乡巴佬”宋武帝戒女色。南朝时期宋武帝刘裕一生“清简寡欲,严整有法度”。他的衣服、被褥、居室都十分俭朴,很少宴请别人,尤其是宫女很少。他的住处是土屏风,用的是布灯笼,麻绳拂,所以子孙后代都讥笑他是“乡巴佬”。
康熙为政谨防女色诱惑。清世祖顺治帝因沉溺性爱早早就死去了,而圣祖康熙帝则不但不沉溺女色,而且采取一系列办法加以摆脱。如康熙到南方巡视,地方官以贡品形式献上7位美女,康熙虽收留了她们,但连看也没看一眼。宫中几个内府官员利用接近皇帝之便,献荐让皇帝动心的美女,非但没有得到宠信,反遭康熙冷眼相待,还把这些内臣处以不同的刑罚。可见,康熙为了防止女色诱惑心灵而十分警醒。为摆脱贪欲纠缠,从旅行、赛马、钓鱼、练武、读书、研习科学,寻求高尚的情趣。他出去旅行不带女人,把大部分时间用于狩猎等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活动中去。康熙一生谨防女色,是开创“康乾盛世”局面的重要原因。
这几位历史人物,位极天子、宰相,尽可随心所欲,然而他们能超脱世俗淫乱而一心为政,不仅为后人树立光辉典范,而且都创下了一段辉煌的历史。
我们再来看看“不为轩冕肆志”和苟且富贵者的悲喜剧。
君主赐美女,晏子不受。春秋时齐国宰相晏子不仅政绩可与姜太公、管仲比肩,而且以其自身的美德著世。他俭朴清廉,颇能自守,尤其在戒色欲方面值得一提。有一次,齐景公在晏子家喝酒,看见晏子的妻子又老又丑,就对晏子说;“我有一个爱女,又年轻又美貌,你娶她做妻子吧。”晏子听到这话就离开席位非常自尊、严肃地说:“现在我的妻子的确又老又丑,但往昔我也曾看见她既年轻又美丽的样子。况且,一个女子在年轻美丽时把自己托付给你,即是为了防老到来。我怎能违背自己的诺言呢!”就这样,晏子把这提亲拒绝了。虽然在古代社会三妻六妾对一个男子来说非常平常,对位居宰相位的晏子更是不可指责,而晏子却只以自己老丑之妻为满足,以防女色误己误政误国,实罕有!连景公的宠臣梁丘据也颇为赞叹地说:“我到死怕也赶不上晏子了。”而晏子对此语的回答颇值得深思:“赶上我没什么难的。俗话说为者常成,行者常至,我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不过常为不止,常行不休罢了!”对比辅佐齐桓公成就霸业,“然其家淫侈”的管仲,晏子又有过之的地方。
朱元璋新说“长生不老”。朱元璋曾对宋濂说,从古到今的明君贤哲都知道天下难以守成,所以都避远女色,消除奢侈糜烂,就是为了天下安定。而后世有些不才的君主,认为天下安定,侈心纵欲,很少能善始善终的。秦始皇、汉武帝迷醉神仙、方术,以求长生不老,结果却一无所获。在我看来,人君果清心寡欲,勤于政事,不作无益害有益的事,使百姓安于田里,丰衣足食繁荣兴旺,而人君自己还不知道,这就是神仙了。功业永载史册,声名留于后世,这就是长生不老了。所以,“人能惩忿窒欲,养以中和,自可延年。有善足称,名垂不朽,虽死犹生”(《典故纪闻》卷二)。朱元璋不仅对“长生不老”做出辩证而深刻的分析和认识,而且他“治天下犹如治丝,一丝不理,则众绪纷乱”的观点更令人称道。他曾对大臣说:“我每深居而想着天下的事情,不曾有一天自己安宁过,治天下犹如治丝,一丝不理,则众绪纷乱。所以,只要遇到事情一定精心想过之后再行动,只害怕办事不当,以致产生奸弊,祸害百姓,所以我不敢有片刻的安逸。”在政治上,朱元璋杜绝宦官干预政治。他说:“我看到史书记载,汉唐末世,都是宦官败国,不可救药,总是为这事惋叹。宦官在人君身边,逐渐亲近,勤劳小心,开国承家不要用宦官小人,明智的君臣切切深戒。宦官在宫中,只能用他们供洒扫地传达旨令,怎能干预政事指挥军队呢?”所以朱元璋当政时,宦官只供驱使,不得参政。但到了英宗以后,宦官又开始得到重用,威势日重,王振、刘瑾、魏忠贤跋扈而不可一世,是明代政治极为黑暗的时期。朱元璋还主张勤政,他说:“自即位以来,我以勤政自勉,天还没有亮就临朝,吃饭后回宫,晚上躺在床上不能安心睡觉,披着衣服起来仰望天象,看到星星坠失,就忧虑警惕……我不是不想暂且安逸,只是害怕天命而不得不居安思危。我说这些活,恐怕你们为臣的认为天下没有事了,便想安逸享乐,大臣们情安,皇帝受挫,老百姓依赖什么呢?”朱元璋主张为政爱民,认为:“恐为治之心懈也,懈心一生,百事皆废。从古先王为政,都以爱民为根本,但爱民却没有实心,那么老百姓一定不享有恩泽,这样,众心逆之,积虑甚多,国家想不危亡,难啊!我每想到这里,为这事警惕啊。”除了政事居安思危外,在军事上也是这样。他认为,打天下时,要胜不骄,安而思忧。大将军徐达等北征屡战屡胜,朱元璋即告诫他要“胜而能戒者,可以常胜。安而能警者,可以常安。”“夫屡胜之兵易骄”,“必须关防谨密,常若临敌,勿生懈怠,为人所乘。慎之慎之广再如,朱元璋认为,天下太平也不能“息兵偃武”。他强调:“夫当天下无虞之时,而常谨不虞之戒,武备不可一日而忘哉!”(《典故纪闻》卷二)当然,朱元璋并非说和平时代军队也要如战争年代那样整日操练,而认为“古代有用军队屯田的例子,没事了就耕种粮食,有事时则参加战斗,这样兵士得到补给自养,百姓不需要为之劳苦,这是长治久安的道理。”值得注意的是,朱元璋还常教育儿子们正德修身,具有忧患意识,如朱元璋对太子说:“公卿士庶人不修身齐家,那败落的只是一家一身,而天子则不仅败落一身一家,而是社稷不保,天下生灵百姓都要遭殃,这不是很可怕吗?这不是可戒醒的吗?”他还诫谕太子:“从古代开始,帝王忧患天下的,只是创业君主、中兴之王和守成贤君能做到。平常君主,不以天下为忧,反以天下为乐,国亡而始……如果一生怠心,那么危亡一定到来,可以不害怕吗?”朱元璋深知元朝统治者丧国的原因,也明白自己能获取天下的原因,在处理政事、军事、教子等方面都能居安思危,所以他统治期间,政治清明,经济繁荣,国家百姓安定。但到朱元璋之后,尤其明代中、后期,统治者以享乐为本,不知居安思危,怠政、荒淫、无能、愚蠢的君主代代相传,这都是朱元璋的子孙后代不能像他那样一生忧患,为政为国为民的缘故。
晏子、朱元璋位极宰相、天子,尽可随心所欲,然而他们能戒女色,而一心为政,不但个人为后人树立了典范,而且其卓绝的政绩也为历史称道。
历史上有晏子、朱元璋这一类“不为轩冕肆志”,流芳千古的贤臣明君,也有一旦轩冕在握就肆意纵欲,最终导致身败名裂,国家灭亡的可怜虫!
志在“得天下绝色而妻之”的完颜亮。完颜亮是金朝第四个皇帝,他为人急躁、多疑、残忍。即位后大杀宗室,还杀死嫡母徒单太后。另外,完颜亮还荒淫无耻,即位后宫中美女数不胜数仍不满足,为得到更多美女,他大杀臣僚,将他们的妻妾据为己有,甚至叔母、众姐妹也要奸淫。完颜亮叔母阿懒是宗敏的妻子,被封为昭妃,宗本子莎鲁剌妻、宗固子胡里刺妻、胡失来妻,也相继被纳入宫内。许多血缘亲,甚至已婚配者,完颜亮完全不顾,一律纳人宫中,供自己淫乐,其淫荡事情真是罄竹难书。他甚至恬不知耻地对大臣高怀贞说:“吾志有三,国家大事,皆自我出,一也;帅师伐远,执其君长问罪于前,二也;得天下绝色而妻之,三也。”(《金史·高怀贞传》)然而,完颜亮结局很惨,在行军营账里被金兵用刀乱砍,而后用绳子勒死,并用衣巾裹尸烧成灰烬。这样一位在政治上曾有不少建树,但在生活上荒糜无度的帝王最后死在自己部的箭镝、利刃之下,难道不给后来的为政者留下意味深长的启发吗?

是什么造就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人欲横流。

是(文化人引领着社会道德)造就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人欲横流。供参考。

人欲横流是什么意思和近义词

人欲横流【拼音】:rén yù héng liú【释义】:人欲:人的欲望嗜好;横流:泛滥的意思。指社会风气败坏,人们放纵情欲,不顾道德正义。【出处】:宋·陆九渊《语录》上:“后世人主不知学,人欲横流,安知天位非人君所可得而私?”

为什么恬淡少欲是安身之本?

人生于天地之间,断不了自然天性,“食色性也”,饮食和男女性爱就是人的一种天性,或者说一种本能。
饮食男女既然是人之自然天性,过分压抑、甚至消除它会违背人的本性,不可取。但同时又要看到,这两件东西又恰恰似悬在人们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稍有不慎,会带来杀身之祸灭顶之灾。我们不绝对地反对人们正常的吃饭、性爱,而是主张严肃人生,必须忍奢节欲,提醒人们对饮食男女不要过分贪求。精神修养要做到理性的、自觉的恬淡无欲,必须对个人心境中的嗜欲形态有清醒认识——做到“处静”与“守性”的统一。
保持寂静、平定的心理环境,不劳累精神,是庄子精神修养的主要内容和方法,要“处静”即“恬淡无欲”,还必须“守性”。庄子认为,“性者,生之质也。”(《庚桑楚》)如同马之蹄可践霜雪,毛可御风寒,吃草饮水,翘足而奔是“马之真性”,水不杂则清是水之性一样,人的生理本然就是人之性。人的这种本性如果受到损伤,人的生理和心理健康就要被破坏,甚至要丧失。可见,“处静”是在心理上保持宁静,不为外界劳神,还必须依靠“守性”来维护生理之本然,避免疲损,而“扶席之上、饮食之间”就是守性的重要内容,这两条都把不住,势必损伤本性,伤及形体,危及健康,最后势必劳累精神,破坏宁静的心理,也就做不到“恬淡无欲”,无法实现精神的绝对自由,所谓精神修养也就无从谈起了。庄子主张对个人心境中的嗜欲形态保持清醒的认识,坚持做到“处静”与“守性”相结合、相统一,可以说既道出了人们精神修养的必由之路,又切中了一个人无论是安身立命,还是为政治国必须警戒的要害。我们就以“色欲”为例,从历史上略举几则正反事例。
中国历史上有很多为政者往往骑着欲念的“野马”跨越欲望的栅栏,甚至深陷欲望泥淖而不能自拔。总体而言,中国历代为政者的乱欲集中在贪色和贪财两个方面。“乱欲”如同蛆虫侵腐着为政者和国家的健康肌体,如同粪臭污染着为政者的心灵以及国家环境,它是中国数千年政治的大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历史上失败的为政者多是因为贪财好色、荒淫糜烂。
中国的“淫史”应该从纣王写起,色欲狂商纣王,在“淫乱集团”中,可以称为最早的大头目了。商纣王认为天下所有的东西、人都是自己的。面对天下这么多东西、美女,纣王真有点应接不暇。他喜欢喝酒,与众臣美女日夜醉饮,竟然筑起酒池,可谓荒糜至极。他大肆搜刮人民的钱财,将大下奇异珍宝俱归己所有,并大建宫苑,将奇禽异兽放人其中,尽情享受。纣王还喜欢淫乐,让师涓创作淫荡迷魂的歌曲和舞蹈。更无耻的是,纣王让裸体男女在挂满肉条的园林中追逐嬉乐,彻夜如此。结果招惹了臣民的不满和反抗,最终因荒淫过度而亡国亡身,也因此而留下千古恶名。在他之后,荒淫无度的帝王,不计其数。西周最后一个君主周幽王宠幸不爱笑的褒姒,他使出全身解数,褒姒还是不笑。当时,幽王与各诸侯有言在先,倘使有贼寇入侵,便燃烽火为号,到时诸侯来兵救援。为得爱宠一笑,幽王竟无敌情而燃烽火,诸侯来到城下,见没有敌情,而是幽王戏耍他们,都十分气愤。而褒姒看到诸侯们像小孩似的被骗上当,破颜为笑。后来,真有了敌情,幽王再燃烽火,诸侯仍以之为戏,都没有发兵。结果幽王被抓住,并被杀死在骊山之下,褒姒也被敌军俘去。周幽王为一女子竟以军情、社稷开玩笑,这真是“一笑倾国身亡”啊!
西汉时更始帝刘玄是个酒鬼,昼夜与美女在后宫饮宴。大臣有事要上奏他却醉得如烂泥不能召见,有时实在没有办法就让侍中代坐帷账之后与大臣说话。刘玄还宠爱赵萌之女,一切事都交给赵萌处理,而赵萌则擅柄。如果谁说赵萌坏话,刘玄便拔剑刺杀他。刘玄还有个姓韩的夫人也是个酒鬼,如果她侍奉刘玄饮酒,谁有事奏请,她就大怒,说:“皇帝正与我饮酒,偏在这个时候拿着文书来喊叫!”往往将书案打碎,可见,刘玄因酒色误政到什么程度!后来,刘玄成了赤眉军的俘虏,被杀死了。
这些都是帝王荒淫无度而误政乱国的史实。其实从养生的观念看,荒淫无度会大伤元气,所以皇帝早夭是很有道理的。在中国,哪个皇帝不是三宫六院,如果要一丝不苟地认真对付起来,任谁也受不了。所以你不早死谁早死?春秋时,晋平公患病,向秦国求医。秦国派名医医缓去诊视。医缓诊察了晋平公的病情后,告诉他:“你的病不能治愈了,这是因为接近女人而造成的。”晋平公问他:“难道女人不能接近吗?”医缓告诉他:“要节制。任何事物都不能过度,一过度就会出现灾害。”这话与庄子的意思是一致的。
中国历史上充斥着无数人欲横流的为政者,也涌现出不少超脱淫欲、贪婪的为政者。否则,数千年的中国历史延续至今那是不可想像的。这些超脱世俗色淫的为政者既为国为民创建了举世瞩目的伟业,又留下千古美誉,同时还向世俗昭明:贪欲色欲是可以节制,甚至可以超脱的。
诸葛亮以丑女为妻。诸葛亮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作为自己为政的座右铭,因之其政绩十分突出。他生活也极为清朴,为了不因女色误政,他远女色,甘愿娶德才兼备的丑女为妻,在中国历史上传为美谈
乡巴佬”宋武帝戒女色。南朝时期宋武帝刘裕一生“清简寡欲,严整有法度”。他的衣服、被褥、居室都十分俭朴,很少宴请别人,尤其是宫女很少。他的住处是土屏风,用的是布灯笼,麻绳拂,所以子孙后代都讥笑他是“乡巴佬”。
康熙为政谨防女色诱惑。清世祖顺治帝因沉溺性爱早早就死去了,而圣祖康熙帝则不但不沉溺女色,而且采取一系列办法加以摆脱。如康熙到南方巡视,地方官以贡品形式献上7位美女,康熙虽收留了她们,但连看也没看一眼。宫中几个内府官员利用接近皇帝之便,献荐让皇帝动心的美女,非但没有得到宠信,反遭康熙冷眼相待,还把这些内臣处以不同的刑罚。可见,康熙为了防止女色诱惑心灵而十分警醒。为摆脱贪欲纠缠,从旅行、赛马、钓鱼、练武、读书、研习科学,寻求高尚的情趣。他出去旅行不带女人,把大部分时间用于狩猎等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活动中去。康熙一生谨防女色,是开创“康乾盛世”局面的重要原因。
这几位历史人物,位极天子、宰相,尽可随心所欲,然而他们能超脱世俗淫乱而一心为政,不仅为后人树立光辉典范,而且都创下了一段辉煌的历史。
我们再来看看“不为轩冕肆志”和苟且富贵者的悲喜剧。
君主赐美女,晏子不受。春秋时齐国宰相晏子不仅政绩可与姜太公、管仲比肩,而且以其自身的美德著世。他俭朴清廉,颇能自守,尤其在戒色欲方面值得一提。有一次,齐景公在晏子家喝酒,看见晏子的妻子又老又丑,就对晏子说;“我有一个爱女,又年轻又美貌,你娶她做妻子吧。”晏子听到这话就离开席位非常自尊、严肃地说:“现在我的妻子的确又老又丑,但往昔我也曾看见她既年轻又美丽的样子。况且,一个女子在年轻美丽时把自己托付给你,即是为了防老到来。我怎能违背自己的诺言呢!”就这样,晏子把这提亲拒绝了。虽然在古代社会三妻六妾对一个男子来说非常平常,对位居宰相位的晏子更是不可指责,而晏子却只以自己老丑之妻为满足,以防女色误己误政误国,实罕有!连景公的宠臣梁丘据也颇为赞叹地说:“我到死怕也赶不上晏子了。”而晏子对此语的回答颇值得深思:“赶上我没什么难的。俗话说为者常成,行者常至,我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不过常为不止,常行不休罢了!”对比辅佐齐桓公成就霸业,“然其家淫侈”的管仲,晏子又有过之的地方。
朱元璋新说“长生不老”。朱元璋曾对宋濂说,从古到今的明君贤哲都知道天下难以守成,所以都避远女色,消除奢侈糜烂,就是为了天下安定。而后世有些不才的君主,认为天下安定,侈心纵欲,很少能善始善终的。秦始皇、汉武帝迷醉神仙、方术,以求长生不老,结果却一无所获。在我看来,人君果清心寡欲,勤于政事,不作无益害有益的事,使百姓安于田里,丰衣足食繁荣兴旺,而人君自己还不知道,这就是神仙了。功业永载史册,声名留于后世,这就是长生不老了。所以,“人能惩忿窒欲,养以中和,自可延年。有善足称,名垂不朽,虽死犹生”(《典故纪闻》卷二)。朱元璋不仅对“长生不老”做出辩证而深刻的分析和认识,而且他“治天下犹如治丝,一丝不理,则众绪纷乱”的观点更令人称道。他曾对大臣说:“我每深居而想着天下的事情,不曾有一天自己安宁过,治天下犹如治丝,一丝不理,则众绪纷乱。所以,只要遇到事情一定精心想过之后再行动,只害怕办事不当,以致产生奸弊,祸害百姓,所以我不敢有片刻的安逸。”在政治上,朱元璋杜绝宦官干预政治。他说:“我看到史书记载,汉唐末世,都是宦官败国,不可救药,总是为这事惋叹。宦官在人君身边,逐渐亲近,勤劳小心,开国承家不要用宦官小人,明智的君臣切切深戒。宦官在宫中,只能用他们供洒扫地传达旨令,怎能干预政事指挥军队呢?”所以朱元璋当政时,宦官只供驱使,不得参政。但到了英宗以后,宦官又开始得到重用,威势日重,王振、刘瑾、魏忠贤跋扈而不可一世,是明代政治极为黑暗的时期。朱元璋还主张勤政,他说:“自即位以来,我以勤政自勉,天还没有亮就临朝,吃饭后回宫,晚上躺在床上不能安心睡觉,披着衣服起来仰望天象,看到星星坠失,就忧虑警惕……我不是不想暂且安逸,只是害怕天命而不得不居安思危。我说这些活,恐怕你们为臣的认为天下没有事了,便想安逸享乐,大臣们情安,皇帝受挫,老百姓依赖什么呢?”朱元璋主张为政爱民,认为:“恐为治之心懈也,懈心一生,百事皆废。从古先王为政,都以爱民为根本,但爱民却没有实心,那么老百姓一定不享有恩泽,这样,众心逆之,积虑甚多,国家想不危亡,难啊!我每想到这里,为这事警惕啊。”除了政事居安思危外,在军事上也是这样。他认为,打天下时,要胜不骄,安而思忧。大将军徐达等北征屡战屡胜,朱元璋即告诫他要“胜而能戒者,可以常胜。安而能警者,可以常安。”“夫屡胜之兵易骄”,“必须关防谨密,常若临敌,勿生懈怠,为人所乘。慎之慎之广再如,朱元璋认为,天下太平也不能“息兵偃武”。他强调:“夫当天下无虞之时,而常谨不虞之戒,武备不可一日而忘哉!”(《典故纪闻》卷二)当然,朱元璋并非说和平时代军队也要如战争年代那样整日操练,而认为“古代有用军队屯田的例子,没事了就耕种粮食,有事时则参加战斗,这样兵士得到补给自养,百姓不需要为之劳苦,这是长治久安的道理。”值得注意的是,朱元璋还常教育儿子们正德修身,具有忧患意识,如朱元璋对太子说:“公卿士庶人不修身齐家,那败落的只是一家一身,而天子则不仅败落一身一家,而是社稷不保,天下生灵百姓都要遭殃,这不是很可怕吗?这不是可戒醒的吗?”他还诫谕太子:“从古代开始,帝王忧患天下的,只是创业君主、中兴之王和守成贤君能做到。平常君主,不以天下为忧,反以天下为乐,国亡而始……如果一生怠心,那么危亡一定到来,可以不害怕吗?”朱元璋深知元朝统治者丧国的原因,也明白自己能获取天下的原因,在处理政事、军事、教子等方面都能居安思危,所以他统治期间,政治清明,经济繁荣,国家百姓安定。但到朱元璋之后,尤其明代中、后期,统治者以享乐为本,不知居安思危,怠政、荒淫、无能、愚蠢的君主代代相传,这都是朱元璋的子孙后代不能像他那样一生忧患,为政为国为民的缘故。
晏子、朱元璋位极宰相、天子,尽可随心所欲,然而他们能戒女色,而一心为政,不但个人为后人树立了典范,而且其卓绝的政绩也为历史称道。
历史上有晏子、朱元璋这一类“不为轩冕肆志”,流芳千古的贤臣明君,也有一旦轩冕在握就肆意纵欲,最终导致身败名裂,国家灭亡的可怜虫!
志在“得天下绝色而妻之”的完颜亮。完颜亮是金朝第四个皇帝,他为人急躁、多疑、残忍。即位后大杀宗室,还杀死嫡母徒单太后。另外,完颜亮还荒淫无耻,即位后宫中美女数不胜数仍不满足,为得到更多美女,他大杀臣僚,将他们的妻妾据为己有,甚至叔母、众姐妹也要奸淫。完颜亮叔母阿懒是宗敏的妻子,被封为昭妃,宗本子莎鲁剌妻、宗固子胡里刺妻、胡失来妻,也相继被纳入宫内。许多血缘亲,甚至已婚配者,完颜亮完全不顾,一律纳人宫中,供自己淫乐,其淫荡事情真是罄竹难书。他甚至恬不知耻地对大臣高怀贞说:“吾志有三,国家大事,皆自我出,一也;帅师伐远,执其君长问罪于前,二也;得天下绝色而妻之,三也。”(《金史·高怀贞传》)然而,完颜亮结局很惨,在行军营账里被金兵用刀乱砍,而后用绳子勒死,并用衣巾裹尸烧成灰烬。这样一位在政治上曾有不少建树,但在生活上荒糜无度的帝王最后死在自己部的箭镝、利刃之下,难道不给后来的为政者留下意味深长的启发吗?

在这人欲横流的社会 再纯的女人也没人相信了

金钱社会。都是为了让自己过的好!为了平等的生活只看钱不看人。不过纯净女人还是有的。比较少,看你只拿方面纯了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是啥意思?

待到社会失去了正确的治国之道,人们被贪欲迷惑了淳朴的本性,官贪民私,以致造成社会纷乱、人欲横流,于是乃倡仁义之名以为救济。是非之彰,道之所以亏。上用智慧治,下便以计谋应,上下都旁离了质朴而崇尚文饰机诈,便使天下失去了真诚,以致大的诈伪必然就会出现。家庭亲不和睦,才有了所谓的孝慈;国家陷于昏乱,才有了所谓的忠臣。

这句名言是谁说的?

《人间喜剧》是巴尔扎克以毕生经历完成的光辉创作群,堪称是人类精神文明的奇迹。在这里,他以清醒的现实主义笔触,’给我们提供了一部法国社会,特别是巴黎上流社会的卓越的现实主义历史。’它再现了1816-1848年,也就是’王政复辟’到七月王朝期间广阔的社会图景。 《人间喜剧》这个包括91部小说的庞大创作群,采取了分类整理和人物再现的方法,将它组合成有机的整体。 所谓分类整理,就是将作品按其类别分为风俗研究、哲学研究、分析研究三大类,其中风俗研究最为重要,数量最多,因此又将其分为私人生活、外省生活、巴黎生活、军事生活、乡村生活等6大场景。 所谓人物再现法,就是将同一个人物,让他在不同作品中连续出现。每出现一次,就展示其性格的一个侧面,最后,将这些作品情节贯穿起来,就形成了人物的思想发展轨迹,从而多角度,多层次地再现其性格的全部。比如拉斯蒂涅,在《高老头》中只是写野心家的雏形,在《纽沁根银行》中,发展为野心家的典型,在《贝姨》与《阿尔西的议员》中,是个挤进贵族行列的豺狼般的金融寡头了。 《人间喜剧》展示了法国社会的整个面貌,其社会历史内容可以归纳为:贵族衰亡、资产者发迹、金钱罪恶,被称为三大主题。 第一主题:贵族衰亡 《人间喜剧》写出了资产阶级以充满铜臭味的金钱为炮弹,在三个战场上,发起对封建阶级的猛攻,使贵族连遭惨败。 第一战场:老一代被金钱打倒。代表作是:《古物陈列室》、《农民》。 第二战场:新一代被金钱腐蚀。代表作为《高老头》。 第三战场:妇女被金钱轰走。表现为太太们情场失意,小姐们婚姻不幸这两个方面。代表作《弃妇》、《苏城舞会》。 巴尔扎克的阶级同情,是在注定要灭亡的贵族一边的,然而他同情的泪水挡不住他现实主义的目光,他不得不违背自己的阶级同情和政治偏爱,如泣如诉地描绘了他心爱的贵族阶级的必然没落而不配有更好的命运。正如恩格斯所说:’他的作品是对上流社会必然崩溃的一曲无尽的挽歌。’ 第二主题:资产者发迹。 在《人间喜剧》中,巴尔扎克成功地塑造出一系列取代贵族而入主社会的资产者形象,大致由三类人构成: 1.具有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特点的老一代资产者形象。代表人物《高利贷者》中高布赛克。剥削方式单一,经营手段落后;生活方式陈旧,极端吝啬,这是资本主义早期剥削者的特点。 2.具有过渡时期,即自由竞争时期特点的资产者形象。代表人物《欧耶妮·葛朗台》中的老葛朗台。剥削方式具有多样性,经营手段带有投机性;生活方式仍带有早期资产者极度吝啬的特点。 3.具有垄断时期金融寡头特征的新一代资产者形象。代表人物《纽沁根银行》中的纽沁根。剥削方式带有更大的冒险性和欺骗性,经营手段超越经营范围,向政渗透;生活方式现代化,纸醉金迷穷奢极欲。他展示了经济命脉的掌管者同国家政的掌管者开始勾结的垄断资本已初露端倪。 《人间喜剧》通过老一代的高布赛克、过渡时期的葛朗台和青春期的纽沁根这三代人追逐金钱的经营史,再现了资本主义剥削方式的演进史,这也是资本主义由崛起到成熟,到统治全世界的发迹史。 第三主题:金钱罪恶 1.毁灭人性、败坏良心。 金钱调动起全社会所有成员的卑劣情欲,人人都毫无例外地追逐金钱,它把一切统统淹没在利己主义的冰水之中,导致良心萎缩、野心滋长、道德堕落、人欲横流。代表作《高老头》、《贝姨》。 2.毁灭爱情、败坏家庭。 金钱成为夫妻结缘的唯一纽带。爱情、婚姻、家庭都是以金钱为轴心而展开的,金钱导演出一幕幕悲剧、喜剧、丑剧和闹剧。代表作《欧耶妮· 葛朗台》、《夏倍上校》。 3.毁灭社会、败坏国家。 金钱犹如无孔不入的黄色魔鬼渗入到全社会的各个角落,收买了当者的人心,使大人物堕落为’衣冠禽兽’。金钱毒染了整个上层建筑包括文学、艺术的神圣殿堂。金钱成为国家政治利的杠杆,无所不能的真正的主宰。代表作《幻灭》、《交际花盛衰记》。 三.艺术成就 第一.强烈的现实性。 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以高瞻远瞩的历史目光,从研究客观世界的宏观出发,洞悉整个法兰西政治、经济、思想、道德以及历史发展的总趋势,达到一般作家所达不到的深度和广度。它具体表现在: 1.立意高: 《人间喜剧》的目的是研究整个社会,做社会这个历史家的书记,写出一部法国社会的风俗史,这使他能站在现实主义的高度,展示历史的发展。 2.视野阔: 这是一部睥睨千古、包罗万象的百科全书。它把1816-1848年王政复辟、七月王朝期间广阔的社会生活尽收笔底,无论是贵族衰亡、资产者发迹、还是金钱罪恶,都无所不包地囊括其中。 3.挖掘深: 巴尔扎克以阶级斗争的观点深入探讨各阶级的动向,指出’模范社会的最后残余怎样在暴发户的进攻下最后被扫除’,深刻反映出时代的本质。它以经济决定一切的观点,研究金钱征服整个社会的历史进程,揭露本质,打中要害,非凡夫俗子,犬儒文丐所能比拟。 第二.高度的典型性。 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1.环境决定性格: 巴尔扎克认为,人是社会的产物,环境可以决定和改变人,他总是着重描写环境对人物性格形成的作用。作品开头往往是在大段精细而富有典型特征的环境描写之后,再列出人物与情节。他的环境描写包括时代背景、社会风貌、人物关系和日常生活的物质条件。不同的环境成为不同人物性格形成与发展的依据。 2.性格再现环境: 巴尔扎克的人物,是共性与个性的统一体,是时代本质的艺术再现。那些充满贪婪、野心、拜金、兽性的人物,都是从时代的五脏六腑中孕育出来的,都是现实的嫡生子女,通过这些典型,再现出产生他们的环境即社会的本质。 3.惊人的情欲描写: 巴尔扎克在突出人物的个性特征时,尤其善于突出’这一个’,他让他的主人公被某种情欲甚至怪癖控制着,达到病态的、疯狂的、不可遏制的、叫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他们宁可不分昼夜地将自己焚烧在这种情欲的孽火中,死而无悔。比如高老头的爱女,葛朗台的爱钱,贝姨的妒忌,邦斯的古董癖,于勒的好色,都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产生震撼人心的感情力量,反而达到比真人还真实的艺术效果。 第三.细节真实。 作为艺术巨匠的巴尔扎克,在他描写人物的多方面成就中,通过一系列具体而典型的细节描写来突出人物性格特点,这点则更可称道。这种对细节描写的逼真同样使人物更具真实感,更富感染力。 比如:葛朗台的肉瘤,总是在心理激烈活动的时刻闪动。他的口吃,又总是在他欲擒先纵,投石问水的节骨眼上出现。由此表现出自由竞争时代资产者的狡猾奸诈与老练。 再如拉斯蒂涅写信索取母亲和妹妹积蓄时暗自流下几滴眼泪,表达出野心膨胀但天良未泯的青年此时此刻的内心矛盾,表现出他走向深渊的趋向。 巴尔扎克葬词 背景介绍 巴尔扎克和雨果是欧洲现实主义文学和浪漫主义文学两座并峙的高峰。他们生活在同一时代、同一国度,对文学的执著和共同拥有的崇高声望,使这两位文学大师交往甚密并成为朋友。可是,在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有过一段不愉快的故事。那是1830年,雨果抨击独裁制的浪漫主义杰作《欧拉尼》在巴黎上演,此剧以其思想内容的深刻和艺术的精湛而受到大多数观众的欢迎,但巴尔扎克当时并没有真正认清它的价值,反而撰文对此剧进行严厉的批评。最让雨果接受不了的是,巴尔扎克认为他在剧本创作方面缺少才华,“除了偶尔的机会,维克多•雨果先生的笔永远也遇不到一丝自然的线条”。巴尔扎克的尖刻批评,自然使雨果感到恼火。但尽管这样,雨果并没有因此耿耿于怀,后来还是与巴尔扎克重归于好。1849年2月,巴尔扎克患上了心脏肥大症,雨果有一次在街上遇见了巴尔扎克,巴尔扎克向他诉说了自己的病情,雨果表示慰问;1850年?月,雨果去巴尔扎克寓所看望;1850年8月17日,当雨果得知巴尔扎克病情恶化的消息之后,于当天夜里又一次来到他的病榻前,两人进行了交谈。这时的巴尔扎克还满怀希望,认为自己还能复元。可雨果已有了不祥的预感,他于当天深夜回到家中,对在自己家中等候的几位朋友说,欧洲将失去一位伟才。果然,巴尔扎克的生命在当天夜里十点半结束了,终年51岁。巴尔扎克的逝世,使整个法国陷入悲痛之中。作为巴尔扎克的老朋友,雨果自然也悲痛万分。他是一个感情十分丰富的人,人类的生与死、善与恶,世间的美与丑、真与假,无不在他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记,引发他丰富的联想。他痛悼一代伟人巴尔扎克的永不复生,为巴尔扎克在并不长寿的生命中的巨大创造而骄傲,同时他也思考入活着的意义、死后的荣辱等问题。8月20日,天气阴晦,细雨霏霏,巴尔扎克葬礼在拉雪兹公墓举行,雨果在太阳西沉的时候,面对前来送葬的法国公众,发表这篇著名的演说。

人欲横流是什么意思?

【解释】:人欲:人的欲望嗜好;横流:泛滥的意思。指社会风气败坏,人们放纵情欲,不顾道德正义。【出自】:宋·陆九渊《语录》上:“后世人主不知学,人欲横流,安知天位非人君所可得而私?”【示例】:积疲若反极,反使~,一发而不可止。◎清·谭嗣同《仁学》第二十二章【语法】:主谓式;作谓语、定语;含贬义如果满意记得哦! 望~ 谢谢~~

版权声明:本文由乖娃娃学习网旗下成语词典收集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chengyu.guaiwawa.cn/kuozhan-renyuhengliu.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苏ICP备2021055755号-2